想讓人破產就幫他辦雜誌;想讓人貧窮就捧他當作家

曾經有出版社希望我能替他們寫本書。不是可以一直看俏的小說(我也沒有那種底子),只是那種有限制的

但是稍微計算一下平均出版數量和比例後就會發現,這種隨著退燒,加上原本閱讀對象就有限,花了那麼多構思全書還會一改再改,最後能獲得幾乎完全不成比例。

要是你覺得出一本書是對自己的肯定,有著滿滿的虛榮感,那肯定不用多考慮,寫!否則當你在愛情與麵包中掙扎時,可能會對那微薄的信封感到遺憾。

我趁機問一個我埋藏在心底很久,每每看到博客來不是寫已絕版就是已售完的疑問:「有多少好書只因為不佳,就只能如浮雲般消逝在商業市場?想買都買不到,甚至全台灣的圖書館到底能找到幾本都很難說?」

這是一個很難有答案的問題。每本書能夠上二刷基本上都已經算了不起,有些書本來就小眾,如果沒有大愛,也沒有大咖掛名,那還不如去跟中國大陸談批一菜籃回來(對岸現在無論是翻譯還是創作的質量漸漸趕上數量了)。而且實際上雖然大家都悲觀認為出版界寒冬已到,不過每年能看見的爛書還是一大卡車,說不定其中大半還是跑來找我們這種素人寫出來的。

難怪以前長輩常說,想讓人破產就幫他去辦;想讓人貧窮就捧他去寫書當吧!

不過也不是不能有例外,如果哪天寫出自己都看得順眼的小說或是純文學,說不定就輪到我挨家挨戶跑遍出版社哀求爺爺告小編奶奶幫我出書了吧(遠目)。

餵食作家

WeChat QRCode Tip Pay

Be First to Com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