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行軍蟲在台灣到處肆虐,高雄市長韓國瑜幫農民批判農委會政策,結合這兩大熱門新聞後,讓許久未見的農藥「巴拉刈(Paraquat)」再次躍然成為熱門關鍵字出現在眾人眼前。

不過無論是支持韓國瑜的期待,或是要求嚴禁巴拉刈兩派之間的吵架內容依然是陷入頭腦一熱就發蠢的狀態。

該在意即時性危害時,你在討論未來如何。該在意長期性危害時,你在討論眼下威力。

而且大家還都不覺得哪裡怪怪的?

平常時候遇到問題,就說美國怎樣怎樣,現在發現美國還允許使用巴拉刈時,就說全球77國怎樣怎樣。這完全不是討論事情的方法啊。

最高明的謊言是只說一半少說一半,說的一半混著謊言,少說的一半轉而訴諸情感。

子明語錄

過去政府文官體制訓練出來的專業系統經過這些年的民粹洗禮後,搞成少數民眾的意見往往比專業研究者的經驗和學養似乎更容易被聽見,想來這或許也是現代社會的後遺症吧 —— 人人都以為自己一言半語的意見都應該拿個諾貝爾獎。

事實上要不要使用巴拉刈,我們應該從這類藥物的毒性殘留危害來討論。現下卻有許多人在談喝農藥自殺很危險,?真要計較下去,菜刀還要更加危險,難道因此就要禁用菜刀?

還有人說農藥加工過的綠色毒豬肉很恐怖,會殺害貓狗寵物。但是更容易買到手的老鼠藥難道就很安全嗎?或者要禁止市場販售巧克力?

我認為巴拉刈如果有毒化物的不可控殘藥性問題(這是大前提),那禁用巴拉刈是絕對必要的,只是從目前的資料來看已經算是相對安全的農藥。

如果能夠安全管理殘藥性,那農委會只需要建立一套使用執照的管制系統即可,加上違規的超額處罰,還能增加就業率,也是兩全其美的方式。

  • 1
  •  
  •  
  •  
  •  
  •  
  •  
  •  
    1
    Share
  • 1
    Share
Leave a Comment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Why don’t you start the discussio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