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厭惡蟑螂,甚至厭惡到只想用「小強」這種因為媒體娛樂而帶來趣味含義的名字來清洗小腦袋瓜兒的記憶畫面。

同樣的,婉蓁甚至討厭老鼠到逼著我只能跟她說話只能用「史都華」來代替。

由此可知,當大家厭惡事物到一個極點,又不得不面對存在的現實時,就會想用偷換概念的方式讓自己能夠比較接受,說起來這也是一種簡單常見的心理防衛機制。

所以啊,小孩子跟好朋友之間總特別喜歡幫人取綽號,男女朋友親密情人之間也愛叫對方寶寶、老婆之類暱稱,也都是因為這個原因所產生的結果。

不過這背後的原因已經不是厭惡,而是基於一體兩面的情意了。

好友之間幫忙取暱稱,是因為厭惡兩人間的陌生距離,想透過暱稱快速拉近彼此關係。而女朋友淺意識厭惡男孩子的過去沒有自己,因此想要透過親暱充滿愛意的稱呼讓雙方可以快速親密。

由上可知道一個論證,蟑螂、老鼠、好朋友以及男女朋友的親密情人之間其實差別不大,大家都是一樣的(大誤)。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Why don’t you start the discussio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