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國小時的社團活動中,曾經在五年級時參加過辯論社,幾場準備和辯論下來後,我發現自己實在不適合這種行當。
辯論的訓練,目的是要你懂得如何違背自己的意志。
我都不懂這是在學辯論,還是在學如何當一名變態。
替自己都不認同的事情辯解,狹促地找出各種攻擊點,最好一邊攻擊對方論述漏洞的時候,臉上還帶著一絲莫名的微笑。
最讓人無法接受的絕對是只能無條件維持單一辯題與立場這件事,光是想像都讓人全身不舒服起來。
後來在一次辯論擔任結辯陳詞時,我直接違反禁忌,述說自己對於主題的真正想法後,我就不再去辯論社了。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Why don’t you start the discussio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