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臺北師範大學附近找的第三份工作飛走了!同樣是醫療儀器公司裡的醫學工程師職位。我出社會找的第一家公司在大安站旁邊,第三家公司在古亭站旁邊,看來這些搞醫學器材的公司都賺很大。

雖然第一份醫學工程師工作是因為老闆整天唉聲嘆氣,我做了一個月覺得受不了所以離職。另外加上全公司只剩我一個工程人員,被叫去臺大醫院(臺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修大機器還只能靠本職能土法煉鋼,機器的維修手冊連找都找不到。

不過這次離職的原因倒不在我身上,而是公司一位業務部經理發現我不會騎機車,他認為這樣子沒辦法把我當送貨小弟使喚。

業務經理在沒有通知當初錄取我的另外一位技術部經理跟老闆的情況下,私下把我叫去會議室,話說的也很白,就是覺得我不會騎機車,以後想在台北市的小巷開車送貨很麻煩。他還補充說我想留下也可以,但是要去學騎機車。

老實說,我以前是學過騎機車,還能在新竹的快速道路(當時未開通,我們是把機車搬進去當成深夜娛樂小天地)上來回奔波,但是練著練著在惡搞 S 型繞反光粒時就摔車了,自此就打定主意以後只專精練習開車技術(遠目)。

聽完業務經理都說這麼直接了,想說既然有人認為我不適任,那就走人吧,反正這家公司的醫學工程師似乎只能跑跑腿送送貨,偶而到醫院幫忙維修儀器。再加上公司裡一位女同事,長得超像發我好人卡的小華,每天看著相近的一張臉也怪難受的。

好笑的是當我一問那天工資怎麼辦時,業務經理直接站起來從屁股後面抽出錢包,自掏腰包給了一張千元大鈔就當作資遣費了。

當天回家立刻帶著千元大鈔去了一家還算高級的日本料理店,一次把那張通通吃光。

既然拿到錢那就大方地拍拍屁股走人,只是可惜當初應徵我的技術經理還在外面工作,沒能跟他打聲招呼,想說跟他說話還蠻對胃口的。說不定業務經理還會跟他和老闆說是我自己跑掉的,那這千元就當封口費吧。

201811101 補充:現在就連這家公司的名字都已經想不起來,上網查也只找到古亭站附近有家年泰醫療儀器有限公司(亨通儀器股份有限公司)的舊址比較接近。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Why don’t you start the discussio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