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有次答應許多年不見的一位朋友邀約,兩個人在隔天便隨意地跑去九份、金瓜石來一場當日往返的微旅行。

十一點多搭上公車,當我側著頭與她聊天時,有那麼一個瞬間,車窗外的斜光投射在她的臉龐上。她因為乘車放鬆慵懶的神情,臉部的曲線在光影交織躍動下顯得極為動人,讓我的呼吸都停止了那麼一瞬間。

其實我向來就覺得女孩兒們很奇妙,平日就算像哥們一樣聊天打屁,沒把她當女人看待,卻總會有一瞬間可以吸引到你的目光。

當時我腦海中的第一個想法,是立刻從背包中取出單眼相機,把這一幕奇蹟般的影像給拍攝下來。

但我當下還是稍微遲疑了幾秒,跟平常街拍冒出一樣的心情,無法確認自己是否能如此恣意自為。

卻也是這個遲疑,接著公車就駛進了隧道,而那道光也消逝不再出現了。

攝影就是這樣了,一道光可以讓你遺憾,也能讓你成為大師。我想,這就是如中平卓馬般的攝影師.真,與假文青之間的天差地別吧。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Why don’t you start the discussio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