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劇《青島往事》滿倉(黃渤飾演)看見政府因應蔣委員長施行焦土策略打算炸毀日資工廠時感慨說了一句:「抗戰是得贏,但民心是要失了啊。」

但是滿倉嘴裡沒說明白,我們也不願想太明白的卻是「抗戰要是輸了,日本人就會佔領全大陸,中國人都得當亡國奴。」

這跟現在這個時代自願移民去當日本人可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或許這種感覺也只有琉球人跟愛奴人(阿伊努族)最懂。

先前認識的一些阿伊努後裔,曾在冬天大雪的深夜燭光下閒聊時,一邊喝著小酒一邊明白地說著他們拒絕崇拜日本神明。

就連沖繩島和小笠原群島的一些人在稱呼日本本州的人時,有些還是咧生生地直接稱作「那些日本人」。

至於當年中日戰爭的最後結果就像大家都知道的,國民黨是贏了對日抗戰,但是中國大陸也被已養兵千日的共產黨整碗端走,變成兩岸分治的一大僵局。

這種對事不對人卻往往搞到最後變成兩面不是人,大家是不是很有既視感?

有些時候你必須做一些事情,而且不做還不行,但是做這些事會得罪一些人。要是失敗了一起沈淪還好說(?),如果成功度過難關了,反而以後不管你做了多少事,那些人永遠只會記得自己被你得罪過。

追根究底在現在的和平時代,以今論古地要求大時代風雲下得注重個人主義,多麼荒謬。

又或是你的兩位好朋友為了一些小事在爭執吵架,即使你公平公正地依照邏輯和法理幫忙處理,最後受到兩人共同遷怒怨懟的絕對是你啊,笨蛋!

要把所有方方面面都照顧妥當,往往都是用說的比用做的簡單。如果凡事都能兩全其美,現在的社會老早是鐵板一塊的地球聯邦,開著鋼彈用火星當基地。

那些實際做的人還往往被只靠嘴的人說三道四,像是兩邊積欠著多少千年的冤仇舊恨。

歸根究底就是大家都想要,至於想要什麼就有千千萬萬的各種詮釋,贏者全拿甚至還有事後話語權,那麼手段什麼的還重要嗎?

人類文明大多時候只能選擇一條讓多數人都走得平穩的大道,就連法律也是在這種精神下的折衷產物。

更別提現代化民主時代倡導的絕對自由,往往變成走在小路上的人硬逼著大家都得跟著走著最後一起塞在絕徑裡,倒是走在小路前頭的那批人意外安生,也難怪多少人欲罷不能。

  • 15
  • 1
  •  
  •  
  •  
  •  
  •  
  •  
    16
    Shares
  • 15
    Shares
Leave a Comment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Why don’t you start the discussio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