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化的時間規律只會把事情搞糟,並為別人帶來災難。」這句話是父親在生活很多事情上給我的印象。

我這輩子看過最恪守時間規律的人,大概就是父親了。

每一天從早上五點起床開始,六點半出門,十七點回家,十八點吃飯,二十一點上床睡覺。

這不僅是過去上班時的時間表,甚至連退休後,也是依循著同樣的時間表在行動。

換句話說,我即便整天都待在家裡,實際上能見到父親的時間,也就是十七點到二十一點中間這一段。

那其他時間都在做什麼呢?

至少在二十一點到早上五點之間這八個鐘頭,我可以確定正在床上睡覺。

而白天十又半個鐘頭則是不見人影,過去上班時如此,現在退休後也是如此,沒人曉得真的跑去哪裡。

看似自由自在又極為自律的生活,偏偏對我們其他家人來講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因為變成我們都得配合他的時間。

記得國小時,學校離家非常近,過了一座天橋就到了。中午時間總是由父親帶著家裡準備的午餐便當到學校給我。

第四節課下課後,我總是一個人走到蒸便當房一旁的學校側門,等著父親拿便當來。側門後方有一處小廣場,那裡是全校各班都會派人來領蒸便當箱的地方,也是家長們將便當交給自家小孩的地方,廣場上的人潮總是川流不止。

然而有一次父親遲到了,原本熱鬧的廣場,逐漸變得靜默,人們消失了,只剩下我一個人還站在側門邊,只有空蕩的寂寞聲伴隨著。

那時年紀小,家裡沒有給我手錶,不可能知道當時的確切時間,更別提現在人手一支智慧型手機,連想打電話回家詢問都辦不到。

於是我空著手走回教室,心裡想著,或許是家人忘了今天是要帶便當吧。

走進教室,大家早就開始享用他們的美味午餐,導師看到我怎麼兩手空空走回來,詢問後借了一百元讓我去福利社買麵包。可是等到我終於買回來後,還吃不到幾口,卻見到父親怒氣沖沖的站在教室的窗戶外頭。

我已經忘記父親當時怒氣騰騰下說了什麼,總之就是讓他等很久或是我怎麼沒在那邊等到他到之類的教訓語句吧。接著,父親將便當重重的摔在我的桌上。打開便當後,裡面的飯菜已經攪爛了在一塊。

我在開頭所講的時間規律是種災難,指的是對自己的時間規律,並且強迫他人跟著自己的時間規律,這實際上已經是不同人之間的本質衝突。

有著規律的時間並不是不好,而是過於嚴苛的規律,同樣也代表沒有空閒的餘裕足以讓人緩下心來沈澱。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Why don’t you start the discussio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