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時候的成長記憶中,老家客廳的外邊一直都是母親從事裁縫師工作的場所。小孩子的我們有很大一部分印象,是在想來訂製美麗華裳的客人們進進出出之中度過。

很多人成為老客戶或許更多只是來串個門子,聚在一起聊聊天,在那個沒有手機、也不習慣打電話的年代,大家間的距離似乎更為親近一些,稍微緩慢卻踏實的生活步調也許是那個年代獨有特色。

下面這張照片,張著血盆大口的鯊魚本體,其實是我母親早期使用的傳統熨斗,這種熨斗放到現代應該多少能算得上半古董。

回想起國小學生時期,還曾經一大早自己用這個熨斗燙制服呢(濕搭搭的衣服在淡水冬天非常難乾),想到這裡又會覺得小孩子的我應該算是很厲害吧?(驕傲挺)

Vintage Iron Fish Art 1 1
傳統熨斗改造的熨斗鯊魚(創作人:陳錦惠 Maruko)

家裡老姐在就讀銘傳大學的商業設計系時,曾經為某一堂的課程創作或是比賽參展,特地將這台傳統老熨斗從老家倉庫搬出來,加工進行再創作,就成為照片中這血盆大口的驚悚模樣。

白森森的巨牙和染血的色彩理應讓這隻鯊魚充滿威脅性,不過實際上設計成這幅模看起來還真是挺可愛。

只可惜時光冉冉,現在卻再也找不到這隻熨斗鯊的下落,有時候想想還挺惋惜,許多老東西在我們不懂價值的時候就被隨意亂扔。就算現在拿去回收場秤斤論兩的賣,應該還有不錯的價錢吧(誤)。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Why don’t you start the discussio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