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到大就不太喜歡借別人東西,這跟我是不是小氣一點關係也沒有(但不大方是肯定的),原因是出在我能不能信任你。尤其是那些明明沒太多交往,卻只因為自己需要就厚著臉皮來借東西,造成別人的困擾卻又毫無自覺。

所以也不用問我為何不喜歡借人攝影相機之類的專業器材,我自己都不曾讓器材摔碰過,有一次冬天在北海道因為冰雪滑倒時也是忙著護住器材,但是只要借別人就容易出事,尤其是那種不把器材當一回事,以及「自以為不會出事的人」尤甚。

狀態顯示剛剛被摔壞一支腳架延伸支架的魔術手,正在網購平台物色新貨中。

很多人以為自己看到攝影師拿的器材沒什麼,就隨口說出想借來玩玩,但是一拿在手上才發現重量竟然高達三公斤。說不定一個不穩就把半台車摔在地上,這要如何賠?

他願意因為摔到鏡頭,就賠償我一顆十幾萬的鏡頭嗎?

說不定你看到這一段時也都覺得我太過不講理呢。

但是你們以為東西只要維修就好,可是相機機身與鏡頭內部的光學精密度卻早就跑掉了。借東西的人有心理準備萬一出事可能要賠償一台幾十萬的新機嗎?99.9%的人都不會這樣想的(巴菲特跟比爾蓋茲大概例外)。

還有我也不太喜歡把書借給別人,如果是要來我的書房看書,那就非常歡迎,隨便你想待幾天都沒問題,甚至會提供好喝的手調飲料、咖啡,冷氣隨便吹。但是想借回家就一樣得看交情熟悉度,因為從我國小開始的經驗中,書籍這種東西往往是借出去的多,回來的少。

信任,這是一個微妙的主觀意識。

我說無法信任,不是我不信任你的人格,而是我無法相信「意外」發生後如何能讓雙方都歡喜地接受最終處理方式。

就像我前面說的,你願意因為摔到鏡頭,就賠償一顆全新鏡頭嗎?

學生時期的一次班級旅行,當時我喜歡的女生問我借一台傻瓜相機,結果才轉身去買香腸不到三分鐘就聽到後面傳來一聲驚叫,原來是大小姐把相機交給另一位男同學過程中意外摔在地上,金屬機身還凹了一個坑。

當下我也只是笑笑無所謂,心裡也沒在淌血。因為我的信任包含自己能否承擔可能出現的各種結果。

例如有一次研究所同學想跟我借汽車去機場接朋友,其實我跟他也不是很熟,只是一個實驗室的同學關係,而且我的車當時只投保汽車限額車對車碰撞損失保險,這種情況下我是無法答應借車的。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Why don’t you start the discussio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