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草 香草|淡水|20181103

大概在半年前左右,在買了一盆,我甚至都忘了這盆是哪一種類的,不是迷迭香就是鼠尾草吧。

總之在我的細心照料之下,這盆就跟我過去種植的其他,例如水草、仙人掌之類的一樣——掛了。

如果這個世界上對於綠色善長養育的人,我們會叫他綠手指,那我大概就是暗黑手指了吧。

雖然這盆沒能種植成功,無法作為料理調味料使用;倒令人意外的倒是整株的造型卻是原封不動的保留下來,枯萎的根莖就這樣固定在原本的裡,搞得像是黑暗森林中的恐怖一樣。

不過說來也奇妙,雖然想種的種不成,有種強旺生命力的倒是在旁邊恣意妄為的隨意伸展開來。

其實今天拍的這張照片讓我一看才發現,雖然我移植用的土壤還算肥沃,但是那盆原本的舊土卻像是跟新土有著一層隔膜,或許這正是養分沒辦法提供給的原因吧。

  • 拍攝相機:蘋果手機 Apple iPhone SE。

Be First to Comment

發表迴響